北京查获香干黑作坊 工人用恶臭液体浸泡香干

2017-12-27 10:22 浏览:

浸泡香干的恶臭液体。

黑作坊被查处 工人动粗毁证

昌平区小辛庄村香干黑作坊工人在执法者面前打砸制作工具;与执法者对峙

黑夜里,一座村落的两个农家院蹿出火光,充斥着一阵夹杂臭味的豆浆味。两辆满载熏干和香干的面包车开出院子一路疾驰,两千余斤劣质产品被送往农贸市场,畅通无阻抵达百姓餐桌。

“一盘芹菜炒熏干或者韭菜炒香干,最多使用二两豆干,这些豆干能做多少盘菜?”近日,有市民反映,昌平区东小口镇小辛庄村,每天都有大量豆干运出。

本报记者连日调查发现,两家豆干生产者都无证照,生产环境肮脏,系“黑作坊”。其生产的熏干,乃是在露天院中挖坑作熏炉,用不洁锯末熏制而成。另一个院子生产的香干,则由散发着恶臭的不明液体着色冒充。

面对联合执法队突击检查,香干生产作坊内,多名工人当场砸毁生产工具,试图毁灭证据,还有不明身份的男子,和执法人员对峙。

本报讯 前日下午3时许,昌平区食品办联合工商、公安、质监、城管等多个部门组成联合执法队,东小口镇小辛庄村正在生产熏干和香干的两个大院突击执法。经查,两家加工点没有相关手续,系黑作坊。查处香干大院时,多名身份不明的男子当着执法人员的面,打砸制作工具,试图毁灭证据。

 

黑作坊查获1200斤香干

两家黑作坊位于小辛庄村,由昌平区东小口镇管辖,但一墙之隔就是平西府村,由北七家镇管辖,“该区域处于城乡接合部,又处于两镇连接处,流动人口很多,黑作坊也很多。”

前日下午,十余名执法人员来到生产熏干的大院,四五个铁箅子前,两名男子正在烤制熏干。隔壁院的香干加工点,场景更为壮观,80余箱已制作好的黄色香干露天摆放,周围下水沟里污水流淌。每箱香干15斤左右,已生产出的香干达1200斤左右。缭绕的雾气里,七八名工人正在制作香干,加工间一股恶臭。

经联合执法队认定,这两家生产熏干和香干的加工点没有相关手续,属于黑作坊。

疑似着色剂浸泡香干

香干加工间内的工人们称,他们生产的香干是用“酱油”制成,执法队员多次询问“酱油在哪”,几名工人支支吾吾,始终无法说明“酱油”的存放地。

加工间角落,一个铁皮方桶散发着恶臭,记者揭开桶盖,一整箱香干正在桶内蒸煮。方桶旁摆着几只黑色塑料桶,装满液体,可闻刺鼻气味。黑塑料桶内液体颜色为黑褐色,记者取样黑色液体时,液体落在手上,呈现褐色,用水反复清洗,褐色并未消退。

据执法人员推测,黑色塑料桶内的液体,是用来给香干染色的,“液体成分还需鉴定,可能是普通的食品添加剂,也可能是非法添加物。”

生产间工人说,桶内液体为焦糖,用红糖熬制加水稀释。但对液体为何存在刺鼻气味,他们解释不清。

两作坊负责人尚未露面

昌平区食品办工作人员称,黑作坊生产出的熏干、香干将全部抄没,“相关部门会检测浸泡香干的不明液体究竟是何物。”

昌平区质监部门的工作人员介绍,此前,他们曾多次打击该区域的黑作坊,但黑作坊总是被查后不久,又秘密重操旧业。

昨日,昌平区食品办相关负责人表示,截至昨日下午,两家黑窝点的相关负责人都未出现,尚未接受调查。

该负责人表示,因为黑窝点存在的区域有大量的其他非法加工点存在,他们接下来将联合相关政府部门,对该区域清理整顿,规范市场。

 

不明身份男子恐吓执法者

执法队查抄香干黑作坊时,现场出现多名不明身份男子。

执法队清点院内面包车上已装载的香干时,一名男子上前干扰,“我是过路的看热闹的,咋了,你想打我?”男子说着,并伸手扯拽记者衣服,民警喝止,男子并未罢手,而是当着执法人员面大喊“把人逼急了,人家能饶得了你?”

执法队在院子里清点香干数量时,几名黑作坊工人冲入操作间,迅速将屋内盛放黑色液体的黑塑料桶打翻,乒里乓啷砸碎制作工具。一名工人在执法人员的喝止下,仍将装着黑色液体的塑料桶推倒在地,黑液流淌一地。

同时,几名工人将院子里摆放的数十箱香干移到屋内藏匿,躲在屋内拒绝开门。其余工人则在一男子的带领下离开黑作坊。

执法期间,一名聋哑的工人多次阻止执法人员靠近部分房间,朝执法人员发出尖叫,挥手作势打人。

上一篇:“田中之肉” 吃香干的好处多
下一篇:没有了
相关阅读

友情链接/网站合作咨询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