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镜: 初次见面,美的人都点进来了

Haijun - 2015/11/19

蛰伏数月,在做一个新产品。每次凌晨开车回家的路上,倒也乐在其中。初次见面,构想过多个如何把她介绍给朋友们的版本,那么就让我们开始吧。

简单说,我做了一个专注看脸的 app。但我并不觉得看脸这件事就是简单粗暴。你造我为了高颜值的你们有多努力吗?

审美与社交

2000 多年前,孟子说,「爱美之心,人皆有之」。放在今天来看,这话至少有两层含义:

人们一直在追求让自己变得更美的能力。远至中世纪欧洲贵族流行的「白铅粉」美白技术,近至现代日益精湛的化妆技术,以及这几年公认的自拍法则:「自拍如果不美颜就发到社交网络上,是对朋友和粉丝的不尊重」。

人们也始终对美好事物抱有追求和向往。人世间的种种美好,对「美人」的追求恐是最本能最强烈的需求,而男女之间早有了对等的意识和地位。

↑涂满白铅粉的伊丽莎白一世

「魔镜」取自家喻户晓的童话故事《白雪公主》,将邪恶的王后抛诸脑后,我们将「魔镜」的核心能力搬至 app 上,尝试回答这些问题:我身边最美的人是谁?什么是美?审美是否有标准?

童话中的魔镜如何识别、抓取、更新数据,我们无从得知。但即便是运算能力超群的单机版「测颜值游戏」也无法处理今天这样复杂的需求,而社交网络可以。

我们让魔镜 app 简单易于上手:每个人发布自己的照片,被周围其他人所知晓;看到照片的人,出于自己独一无二的审美喜好,对照片做出「赞美」或是「无感」的操作。就在「拇指选美」的同时,魔镜收集大量用户的行为数据,以独创的算法,利用「群体智慧」定义「颜值」。

mojing_001

↑在 App Store 中搜索「魔镜」,请认准萌萌哒猫头鹰 Logo

颜值与经济

你多多少少会承认,这是一个看脸的时代。

在新自拍法则里,从手机前置摄影头的普及,到各种美颜 app 搭载社交网络的盛行,中国已经来到了繁荣的颜值经济时代。

魔镜可以轻而易举挖掘出不同地域内的最美人物。用我同事的话说,这将是一个「全民选美」平台,那些原本就在你身边的「海淀吴彦祖」「通县林志玲」「华强北高圆圆」,现在能够通过魔镜脱颖而出。这是一个应运颜值经济诞生的社交平台。

基于此,进一步为用户创建更多线上、线下的交流及连接机会,是魔镜的下一步重点。

产品与设计

魔镜的起点是社交,我们选择 UGC 作为杠杆,撬动社区内容及关系。随着照片、颜值、标签及地理位置的结构化数据积累,一切只是刚刚开始。

有意思的地方在于,同一个人的不同照片,会有诸如角度、光线、姿势、表情、脸部占据照片的比例、所用滤镜等因素影响他人观感,最终影响颜值。宏观层面上,个体审美差异被允许且鼓励,而每张照片经过大量用户的共同投票,颜值水平则趋于公正而科学。这与两个前厂产品颇有相似之处:一部电影在豆瓣的评分既承载用户喜好,又反应其受欢迎程度,进而影响观影决策;一个问题在知乎的多个答案,纵有观点差异,但多人共同投票可使其整体可信,便于用户快速消费。

mojing_002

↑颜值爆表的内测用户群

产品设计层面,魔镜做了一些有意为之的限制尝试。比如每次发布照片时,都引导用户只发布本人真实照片,其它照片会被删除;为照片提供尽可能大的展示空间;让颜值的生成计算与用户互动合为一体;强调通过用户行为及算法来保证颜值公正有效等。

过程中还有一些有意思的细节,将来再分享 ^_^

魔镜已经内测了一小段时间,早期用户群颜值爆表。跟一些朋友介绍完,美的人都纷纷去下载并给 5 星好评了,你也不应该错过 ಥ_ಥ

qr_blog

↑ 扫描二维码下载魔镜,或点击链接立即下载魔镜

全新 MacBook 使用体验

Haijun - 2015/04/22

关于全新 MacBook 的报导铺天盖地。从苹果官网,及各方媒体的评测来看,硬件设计惊艳四座,极致、臻于完美之类的评价也随处可见。对于使用 2011 款 MacBook Pro 达四年之久的我来说,毫无疑问是买买买。轻薄易携,还带 Retina 屏,这就够了。New MacBook

买之前的担忧主要有几个方面,在上手用了几天后,记录一下我的感受。

全新 MacBook 最鹅妹子嘤的是,薄,厚度仅有 13.1 毫米。由此带来的问题,是砍掉了复杂的众多接口,仅剩一个 Type-C(当然 3.5 毫米耳机口还是在的)。极致、优雅、激进吧!抛弃掉通用的 USB,莫大的勇气。这要求几乎所有工作,包括文件传输、网络访问、连接 iPhone 等事情都需要无线化。为此,我添了两个补充设备。

一个是五口 Anker PowerIQ USB 充电器。平时我会使用 1 部 iPhone 6、一部小米 4、一部 Nexus 4,即使有两个 USB 接口的 MacBook Pro 也不够用。这个充电器的另一个亮点(专利)功能,是会根据不同手机设备的需要,自动分配最高电流,全速充电。IQ

此外,如果需要外接移动硬盘上、显示器,苹果官方的 USB-C Digital AV / VGA / to USB 转换器都是解决方案。

第二个是全新设计的蝶式结构键盘,键程太短的问题。在打字几个小时之后,我就完全适应了短键程,更大的键帽面积让手指很舒服,键入有更干脆、快速的感觉。再回头使用 MacBook Pro 的键盘,反而感觉那种「深陷」的触感很难受。

第三是性能,担心如第一代 MacBook Air 那样,作为办公电脑性能不够。随便做了一个测试:用 Chrome 打开 3 个视频网站、5 个 Tab;Excel 打开一个 100,000 行的文件;其次还有 iTunes、Evernote、Reeder、Sketch、WeChat 等常用软件,能明显感受到吃力,卡顿感明显。由于去掉了风扇,连续在 Evernote 里输入此文的过程中,能感受到机器底部温度明显上升。因此,如果你要用做开发机,建议还是买 MacBook Pro 吧。

第四个问题是续航能力。从使用情况来看,续航明显不足 9 个小时。不过这对我来说倒不是致命问题,毕竟唯一的 Type-C 接口有时候还要外接显示器或 iPhone,长达 9 个小时没有电源的情况并不多见。

整体来说,全新 MacBook 内涵与外观一样精美,键盘操控手感佳。如果你对性能没有专业级的要求,买买买吧。如果你决定入手,买了经典银色的黄先森建议你直接买金色,不俗,很讨喜漂亮。

幸福的烦恼

Haijun - 2015/04/21

经常看到,或者被朋友问到诸如这样的问题:

  1. 已有很好的解决方案可以打破腾讯的社交垄断,如何招到技术牛人并获得风投?
  2. 我看现在的微信太臃肿了,噪音有些多(网页分享、微店、群组、游戏、公共号…),想做一个完全没有噪音的熟人 IM 工具。
  3. 在微博上关注了一个不错的漫画家,但她经常晒猫,我对她家猫并不感兴趣,继续关注、取消关注好像都不合适。我要做一个只看漫画的微博。

类似的问题很普遍,我们在使用社交产品过程中,都能发现一些这样的「机会」—— 竞品在体验上有不足,给用户带来了烦恼。这样的烦恼之所以能被大量用户感知、并认为这里存在机会,可能是因为竞争产品已经成为市场的领导者,烦恼是产品超负荷的体现。因此我称之为「幸福的烦恼」。

「幸福的烦恼」是一个有意思的现象,记录几点想法。

一部分烦恼并不是通用问题。如「信息过载」,需要跟「关系链强度」放到一起来看,多数时候大众用户不会为此困扰。

其二,具规模的社交产品都有独特的竞争壁垒,如难以迁移的关系链、强大的 UGC 能力、排它的原创内容、特殊的社群文化等。从最外围的用户体验作为产品突破点,如隔靴搔痒,不得要领。

第三,每个产品都有其生命周期。微博、朋友圈面临的信息过载,是这些产品已经到了成熟期,建立了完善的正向反馈机制的体现。朋友圈早期正是以简洁(很多人相当长一段时间不知道如何发纯文字)、节制为特色。信息多样、复杂是生长出来的,不是规划出来的。

Stages_of_a_bubble

Stages of a speculative bubble

最重要的是,颠覆性的产品,往往是在底层产品形态上有巨大的升级,更优雅、高效地解决了一个早已存在的巨大需求。不首先解决「结构」问题,怕是邯郸学步,亦步亦趋。

打败 Yahoo 的不是另外一个「更好的 Yahoo」,而是 Google;以「阅后即焚」击中年轻人的 Snapchat,对 Facebook 构成了巨大威胁;微信基于真实强关系构建的封闭朋友圈,对微博的普通人表达形成了釜底抽薪的局面

重新考虑用户需求和市场环境,找到一个有生命力的切入点,按己所需来配置,给他时间去生长,不催熟。这看起来更科学一些。

我经历过的受「幸福的烦恼」影响的一个例子,是豆瓣 2013 年底的内部实验项目「达罗」。有机会再单独写一下。

如果你的产品有类似「幸福的烦恼」,考虑从结构上做做减法、控制一下老板和产品经理的欲望。开心网的转帖和抢车位,曾经让团队觉得幸福,盖过了用户的烦恼,散得很快。

如果你想以解决竞争对手「幸福的烦恼」为出发点,需要小心了,初期不要受竞品影响太多,而迷失了自己。